用户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推荐 更多>>
中国按法国社会民主主义模式,只能走向资本主义
作者:李其庆 文章来源:中国文明网 点击数:2980 更新时间:2010/3/30 16:26:24         ★★★

随着法国总统大选的临近,法国各党派、各政治力量展开激烈的角逐。与此同时,法国社会掀起了一场关于法国社会发展模式的大辩论。法国左右翼政党及其精英对这场辩论的引导和参与折射出法国民主制度和政党政治的特征。

一、法国社会发展模式及其特点

法国社会发展模式产生于20世纪30年代人民阵线时期,在国际上,也就是经济大萧条以后的凯恩斯主义时期。它是法国工人运动和国内劳资斗争妥协的产物。其基本特征是:在福特主义的影响下,国内大规模的群众消费,促进消费需求增长,从而带动经济增长,而经济增长又加大了社会再分配的盘子;社会再分配力度加大和福利社会的建立,又反过来促进经济的增长,形成了经济的良性循环和社会的稳定发展;由于国家通过各种社会政策积极进行干预,社会较为公平。据统计,法国社会10%最富有的人和10%最贫穷的人的收入比,1900年时为1∶20,而1960年时则下降为1∶8。法国社会发展模式顺利运转了30年,这30年被称为光荣的30。在长期发展中,法国社会发展模式形成了三个特点:一是历史文化特点。法国是社会主义的故乡,具有光荣的工人运动传统,法国工人阶级的不懈斗争迫使资产阶级不得不作出让步,从而形成了稳定的、法制化的劳资关系。二是时代特点。法国社会发展模式是在特定的国内国际环境下产生的。有人说法国社会发展模式是社会党的莱昂·布鲁姆总理缔造的,是他采取了带薪假和40小时周工作制等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措施,建立了福利社会。实际上,即使没有他,也会有人作出这样的决策,这是二战后国际大环境使然。三是政治和意识形态特点。很显然,法国社会发展模式打着深深的欧洲社会民主主义的烙印。

20世纪80年代全球化兴起和90年代冷战结束后,法国社会发展模式陷入了危机。它遭到三方面的挑战:一是新自由主义的挑战。20世纪90年代初,法国政论家阿尔贝尔撰写的《资本主义反对资本主义》一书对此有深刻的分析。这就是西方所谓的盎格鲁萨克森模式与莱茵模式之争。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撒切尔、里根发起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大大挤压了欧洲社会民主主义生存的空间。实际上,社会民主主义在保持资本主义的稳定发展、瓦解苏东社会主义国家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新自由主义丝毫不买账。新自由主义得势并占据主导地位以后,迫使欧洲社会民主主义向右倾斜,虽然后者努力守住要市场经济,不要市场社会的底线,但已显得力不从心。二是福利社会危机的挑战。冷战期间,欧洲福利国家为了与苏东社会主义国家抗衡,努力保持高福利,形成社会保障过度现象。例如,在就业方面,法国有所谓自愿失业者,他们不愿从事条件较差的工作而宁愿领取失业救济金,因而出现一方面有工作而无人做,另一方面又有大批人失业的现象。在法国经济竞争力下降、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社会福利重担不堪重负。此外,冷战结束,资本主义外部压力消除,有些福利已变得多余甚至成为奢侈品。三是新兴国家的挑战。在全球化条件下,以中国、印度、巴西为代表的新兴国家日益崛起,这些国家的劳动力、土地等生产要素价格低廉,包括法国在内的发达国家企业外迁、资本外流,对法国等发达国家的经济和就业造成一定冲击。

二、法国社会发展模式争论的焦点

这场争论涉及的核心问题是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如何解决经济效益与社会公正的矛盾问题。这个矛盾体现在就业、税收、公共财政、移民、社会再分配、教育等法国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此外还涉及法国如何积极、有效地参与和推动欧洲经济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问题。当然,每次大选都会开出这样的问题清单,但是这次法国的政治家们的确感到了危机的严重性。20世纪80年代以来,法国的经济竞争力不断下降。1980年,法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经合组织中占第六位,而2005年则退居第十六位。2006年,法国的经济增长率仅为2%,在欧元区居第十位,法国的购买力比美国低30%。法国的某些社会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拿排在第一位的失业问题来说,法国的失业率居高不下,始终徘徊在10%左右,也有一说是20%,大约在220万人至500万人之间,其中长期失业、青年人失业即结构性失业占相当大比重。2005年底法国郊区骚乱和2006年由首次雇用合同法引发的劳资冲突都与就业问题有关。但是,在如何增加就业问题上争议很大。

从具体政策甚至从学理的角度来看,法国的左右翼政党的分歧并非是实质性的。这一点他们自己也承认。例如,法国人民运动联盟主席萨尔科奇就说:我对法国社会模式并无偏见,我也主张社会公正,但是要想扩大再分配,首先必须创造财富,法国目前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创造财富。在许多具体问题上,法国的左右翼各执一词,但他们的主张都有合理的成分。例如,左翼主张通过增加公共开支来创造就业机会。而右翼则认为,近25年来,85%的净增就业岗位都是依靠公共部门,而增加公共开支则加重了纳税人的负担。他们认为,应该改善投资环境,减轻企业负担,依靠发展中小企业来增加就业。再比如,在税收问题上,左翼主张征收高额累进所得税即所谓巨富税,来为再分配筹措资金。但右翼认为,过高的个人所得税则造成资本外逃,萨尔科奇主张累进所得税率要规定上限,最高不得超过50%。在移民问题上,左翼主张放宽移民入籍的限制,反对把非法移民子女从学校驱逐出去。右翼则主张对移民实行所谓积极歧视的政策,对移民加以选择,提高准入门槛。在教育问题上,左翼主张增加落后地区的教育投资,使穷人和富人都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机会。右翼则提出增加大学教育的收费,以增加科研经费的投入,提高法国人力资源的国际竞争力。在欧洲一体化问题上,法国的左右翼政治精英实际上并没有太大分歧(个别政治精英如前总理法比尤斯是出于个人目的而反对欧洲宪法条约),问题出在精英与平民的矛盾上,因为过快的一体化会给平民的利益带来冲击。目前,法国选民担心的不是左右翼分歧太大,难以收拾。有评论说,法国的政治精英都是由法国行政学院、法国政治学院、法国高等师范学校、法国综合理工学校等少数名校培养出来的,他们大多是要好的同学,他们的争论带有很大作秀成分:台上拳打脚踢,台下称兄道弟。选民们最担心的是,他们在大选前许下大量诺言,开了许多空头支票,而在大选后又置之脑后。此外,左右翼争论也有选举策略方面的考虑。

例如,2007年元旦刚过,执政的右翼就出台了法定住房权法,规定居者有其屋。萨尔科奇还信誓旦旦地表示,如果他当选总统,一定要在两年内解决无家可归者的问题。右翼借此向左翼发难说,罗亚尔的竞选纲领中竟然对居无定所问题只字不提。罗亚尔反唇相讥道,正是由于右翼不关心百姓疾苦,才使问题留到了今天。可见,在具体问题上,左右翼政党往往是混战一场。

当然,这场争论具有一定的政治、意识形态色彩,但也不宜夸大。阿尔贝尔的所谓资本主义反对资本主义就是一种夸张。阿尔贝尔是记者出身,善于炒作,特别是用标新立异的手法来吸引读者。西方媒体夸大左右翼政党对立的另一个目的是,让选民产生一种幻觉,好像他们有很大的选择余地。但实际上,西方左右翼政党的区别往往是表面的,而共同点则是实质的。盎格鲁萨克森模式是新自由主义主导的,而莱茵模式则是社会民主主义主导的。一般来说,新自由主义主要代表的是大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但当它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时,则必须兼顾中产阶级乃至社会下层的利益。同样,尽管社会民主主义主要代表的是中产阶级和社会下层的利益,但当它上升为国家意识形态时,首先要考虑的就是大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否则它就无法维持下去。这就是西方左右翼政党趋同的根本原因。这不是由哪个人的主观意志决定的,而是由资产阶级国家的地位和作用来决定的。正如恩格斯在阐述资产阶级国家阶级职能和社会职能时指出的那样:国家是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产物;国家是承认:这个社会陷入了不可解决的自我矛盾,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而又无力摆脱这些对立面。而为了使这些对立面,这些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就需要有一种表面上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力量,这种力量应当缓和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的范围以内;这种从社会中产生但又自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就是国家。当代资本主义国家只有在尽最大可能履行自己社会职能的情况下才能够实现其阶级职能。最近,西方左翼学者在讨论新自由主义发展趋势时,使用了一个新的术语:新自由主义妥协。他们根据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获胜从而控制国会,布什向民主党求和判断,新自由主义将发生转型,即新自由主义在美国国内将达成妥协,就像当年的凯恩斯妥协一样,而在国际上共和党将与民主党携手加紧扩张,当务之急就是如何在打赢伊拉克战争上达成共识。因此,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斗争还远未结束。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B_sunmeng    责任编辑:B_sunmeng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热点 更多>>
    哈尔滨工程大学党建研究室 Copyright © 2006.7 哈尔滨工程大学网络宣传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工学建站 ㊣